第一百八十四章 离别(1/2)

    “你家中也是本地豪族,怎么就这么几人?”

    望着苏玉带来的那四个生面孔,江横有些诧异道。

    “师尊,这...这...实在是家中族老们比较固执,可...可...”说起这个苏玉就显得很不好意思,尴尬又无奈。

    “好了,我知道了。这几位都是你什么人?”

    摆摆手,为了以防万一江横还是要确定对方身份。

    “都是本家人,还有我娘也在!”说着苏玉指着其中的一位妇人,妇人长相虽显老态,但依稀还能看得出年轻时想来是一位美娇娘。

    见此江横点点头,苏玉家是他母亲一手操持的,而那几位又与苏玉有几分相似想来不会差。

    “好,我知道了。你那些还留在苍州城里的族人我会照应一二的。”

    闻言苏玉再次恭敬行了一礼,他对这位师尊一直极为恭敬,更是十分感激,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这很实在很难得。来此之前他还做好了被师尊呵斥一顿的准备呢。

    厅内七嘴八舌,此时见江横出现都是为之一静。随着江横的实力与地位逐渐攀升,他在江家的话语权可以说压过了江二海这个家主。当然这不是敬畏,更多的是信任。

    “小横,你说让我们咋办就咋办!婶婶以及你几位叔叔伯伯还有你外祖父都听你的!”一旁比较擅长言谈的一位婶婶直接开口道。

    江横回以微笑点点头,压了压手这才笑道:“诸位长辈,能够信任与我是我的荣幸。还请诸位长辈放心,一切我都要已安排妥当,今夜子时我等赶往城南码头到时候有沧浪帮的高手一路护送,沿江而下直抵中原州府,至霸州!”

    这是江横与傅老爷子商议而定下的目的地。霸州虽地处中原但又与京师相隔一州府,且沧浪帮在霸州也设有分舵,在那边江横的家人能够得以保障。

    闻言一众人都是七嘴八舌起来,有坎坷也有激动,还有不舍,更多的是询问霸州如何如何。

    江横也是微笑着一一作答,将傅老爷子和他说的一些关于霸州的风土人情以及沧浪帮分舵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也逐渐让一众没怎么出过远门的亲戚长辈们放心不少。

    “小横啊.....那你呢?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就在这时一道与众不同略显突兀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来,却见母亲窦氏一脸希冀的挤开人群来到江横身前,目光紧盯着江横。

    见此江横微微垂首,张了张嘴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想来横儿有自己的打算,都这么大了。有自己的主见!”父亲江二海见此连忙上前就要拉住窦氏。

    “你懂什么!这有主见跟着我们一起走不好吗?都说这苍州马上就要乱起来了,小横你会跟我一起走的对吧?”母亲窦氏这次一把抓住江横的臂膀微微摇晃。

    “你个妇道人家就不要给孩子添乱了!”江父扯着窦氏的胳膊就要往那边拽,他是早就知道江横要独自留在苍州的,也劝过也聊过,最后也只得认同。

    他不知道自家孩子为何要如此,但他知道这肯定有他的理由。

    “你放开!这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当然不心疼了!”窦氏甩开江父的大手开始用了的摇晃着江横。

    “哥!”

    这时小妹玉音也是走来扯了扯江横的衣袖,一双大眼睛此时已经满是泪花。

    江横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这次小姑娘没有躲闪,只是瞪着一双泪眼婆娑的眼睛看着江横。

    “放心,等你们在那里安定下来,哥就去找你!”

    一番好说歹说,足足花费了一个时辰才将这一老一少给安慰妥当,深深吸了口气,江横心中微叹。这次离别也不知还能不能再见。

    但这些他都不能说给家人听。

    时间渐渐来到子时,随着江横的吆喝,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江府,外头有沧浪帮的马车在候着,足足十多辆,还有一些坐不下的一些以前镖局里的师傅只能挤挤。

    江横骑着黑风在前,浩浩荡荡朝城南码头而去。

    这样大的声势,如若是往日镇抚司以及府衙那边肯定会被惊动,但随着最近城中局势愈发不稳定,人心惶惶之下这些天几乎每日都有人出城,如此情景在眼下也算不了什么。哪怕是镇抚司一些差人也在各自给自家找退路。

    可以预见之后城里的乱局只会更加明显。

    眼下虽不用太过估计,但也不能放松警惕,江横一路小心戒备,两侧还有沧浪帮的死士帮忙护送,好在直至码头也并非出现什么变故。

    码头那边傅清水早早相迎,他指挥着一众沧浪帮弟子搬运一些生活用品上船,同时带着几名汉子朝江横而来。

    “江哥!您放心,都已经准备妥当,前不久我沧浪帮的一艘快船已经提前出发让分舵那边提前布置布置!”

    “清水哥有心了!”江横郑重拱手行礼道。

    “哈哈!小事小事!”傅清水摆摆手,旋即又探头小声道:“江哥,你不考虑收徒吗?”

    闻言江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