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相互掣肘(1/2)

    “且世家有一部分是主张饲养制,也就是不在放任我人族。而是以他们嫡系过来管理我们,如同真正的放牧一般,方便每年收割。

    还有的则是站在皇族一边,更希望操持现状,还有部分中立。

    明面上是如此…

    实际则不然,实际这不过是世家之中的野心之辈与皇族的一场权力博弈而已。

    数百年过去,曾经占据这九州这一大块蛋糕的皇族,如今已经大不如前,自然当年的上下关系也发生了微妙变化。

    而我人族在其中,扮演的不过是他们争抢的那块蛋糕而已。”

    说到这,傅长生顿了顿,有些好笑道:“说实话,我人族还能在原本生活的故土上还能过的活蹦乱跳。

    靠的不过是别人一直在内斗而已。

    皇族与世家的相互掣肘,以及皇族内部之间的明争暗斗。”

    “罢了,老了!不说了,不说了!这人一老,就容易碎碎念,你小子不要怪老头子唠叨才好。”

    傅长生摆摆手有些感慨又有些自嘲。

    江横有些沉默,不过傅老爷子刚刚说的也是解答了困惑他心中许久的疑问。

    “老夫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五丫头这位后辈,不过老夫也管不了那些了。这世道人命如草芥,老夫给了他们这么多年的富贵日子也算对得起他们。到时候分开逃,能逃掉一个算一个。”

    江横闻言看了看旁边候着的未来婶婶,对方面色如常,甚至没有丝毫的异样。

    看样子这番话傅老爷子很早就已经给他们交代过了。

    收回目光江横同时只觉身上的压力也是愈发巨大。

    沧浪帮以及傅家数万人的性命。这一刻就像是全部押宝一样压到自己身上,这种份沉重简直难以估量。

    ——

    “将军!”

    高壮汉子铁壁躬身行礼,章将主挥挥手轻声询问道:“红绸一夜未归,你可知她去哪里了?”

    比较沉默的铁壁闻言微微躬身半响摇摇头。

    “红绸昨夜去追查那射箭者,只是不知为何现在还未回来。”

    “嗯。”章将主微微起身,来到窗前,望着明显人流已经稀疏的苍州城轻声道:“红绸做事很有分寸,从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已正午,想来红绸已经没了。”

    “将军!这....莫非是那射箭者所为?”

    “八九不离十啊!”

    章将主长叹出声,探头仰望远处的蓝天白云。

    “大人,要不让卑职立刻去城外调集甲士入城,将整个苍州城翻个底朝天,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铁壁拱手沉声道。

    闻言章将主缓缓转身,用淡漠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躬身行礼的高壮汉子。

    “你是在教本将做事吗?”

    “这...卑职不敢!”见此铁壁再次恢复以往少言少语的模样。

    “好了!以后注意点,还有下次,本将不介意把你的脑袋做成夜壶!”章将主挥挥手脸上依旧十分古板无波。

    “对了,昨夜你也出去了,可有什么收获?”

    “卑职发现这苍州城的确与其他城池有些不同。”铁壁摩挲着下班沉声道。

    “继续!”

    “卑职发现,昨晚城内一次性死了三十多人,可奇怪的是,这些人竟然不是死于寻常伤势,而是死于五脏六腑被悉数裹去,毫无例外,这些人五脏六腑都是不翼而飞。

    这样的情形倒是让卑职觉得,此事有些熟悉........“

    “到底怎么回事,别给我卖关子点,否则本将直接把你头给拧下来”!

    章将主面色陡然一凝,棱角分明俊朗不凡的脸上顿时煞气横生,看向眼前的高个汉子有些冷冽道。

    “是…是妖魔!早年末将从边军逃离前曾见过这类妖魔。形似狐,身形鬼魅,擅长伪装,且以掏人脏腑为食。

    不…不过末将当年见到的那头妖魔能力无比诡谲,百丈之内,但凡生灵都会自行剖开腹部取出脏腑。

    可昨晚所见遗骸却是被他人生生挖去,略有不同!”

    高壮如铁塔一般的魁梧汉子将姿态放的极低,态度极为恭敬。

    “哦?最近一段时间你就不要外出了,一切小心行事。这苍州,本将看着也是古怪的很。三日后,大军进城,本将再仔细盘查盘查!”

    闻言章将主微微有些诧异,点点头轻声吩咐道。

    “是!”高大汉子连忙点头应是。

    “去吧,记住你的身份!”

    闻言,高大汉子浑身一颤,连忙点头,恭敬退去。

    屋内仅有章将主一人,他坐回椅子上面沉如水。

    单手轻轻敲击着大腿,目光望着窗外一阵沉思。

    过了片刻,门外传来轻轻敲门声。

    “进!”

    房门被推开,却见一位面容显瘦,但骨架宽大,关键是那一对胳膊很是与众不同,比起常人要长出不止一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