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保你一命(1/2)

    “等这次苍州从困局脱身,老夫将你引入一气盟让那些个宗师们好好瞧瞧!”

    良久稍稍恢复些许的傅长生依旧略有些兴奋道。

    江横点点头,很想说一句能脱身吗?

    可话到嘴边还是止住了。

    未来能不能脱身暂且不知,但眼下的确无比艰难。

    没有堪比妖魔实力之前,这些都是空谈。

    以目前的手段,对付先前那头重伤妖魔都还有不小距离。

    单纯的硬实力是远远不够的,以那日所见对方的速度,比之今日的这头攰级阴煞更是快上一倍有余。

    此外其单纯的力量也比起江横要强上数倍。

    当然这要是放在当初,差距就不止数倍了。

    江横估摸了下自己的底牌,首先妖弓如果命中,当日那等受创的妖魔必定重伤,甚至当场毙命。

    不过想了想自己的射箭水平,心里又是一阵无奈,这估计对方站那里不动自己也射不中。更何况妖魔本就是在高速移动的。

    它们的行径轨迹用眼睛都看不真切,还谈什么命中。

    妖弓在与正面一对一厮杀时,可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

    至于覆海…虽没有妖弓无法命中的致命缺陷。但有三点也是无法绕开的点。

    其一,覆海是掌法,本身就是近身搏杀手段。这就必须得上前与妖魔贴身肉搏,风险实在巨大。

    一想到妖魔浑身的黑色气体以及那每一拳都相当于半记覆海的恐怖力量,江横便觉得头皮发麻。

    覆海这一招的威力虽比不得妖弓射出的箭矢。但这一招本身威力就极为可怕。

    如果做比较那么像先前江横十之五六的覆海。可以说相当于那日妖魔一拳力道的一倍多。

    可江横的杀伤力是一方面,问题是他现在自身的肉体强度,由于覆海的出现而被远远甩开了。

    这等体魄抗抗攰级阴煞还行,毕竟阴煞的杀伤力比起寻常宗师都远远不如。

    江横觉得面对宗师自己这体魄都够呛。那日傅长生的一刀就差点斩断了他的骨骼。

    虽说现在比之前些日子又强了些许,但这才几日,靠着黑色圆球开挂,想要硬抗宗师手段也远远不够。

    更别提硬抗妖魔一拳,可以说现在的江横更像是高爆发的脆皮刺客。

    所以想要拉近距离,近身施展覆海,其风险不言而喻。更别提妖魔还可能存在的一些隐藏手段。

    对于妖魔的分析,江横仅能靠着那日的所见罢了。

    而其三,也就是最致命的,便是覆海此招还无法做到瞬发的程度。先前之所以能一掌直接劈出覆海。

    究其原因还是先用右拳吸引对方注意,而左掌则在最后一投抛射后就一直在持续蓄力。

    以右拳佯攻吸引注意,在以左掌一击毙命!

    故而以上的原因,让江横对于覆海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更别提之后可能面对的还是全盛时期的妖魔,这样一来江横只觉得心头沉重,这近乎必死之局。

    “希望给我的时间还足够!”

    好在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提升途径,呼吸法的继续提升,以及覆海的进一步熟练提高其释放速度还有威力,至于射箭准头....

    江横绝对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今日这三发连中两发,这说明自己天赋还是有的。

    点点头江横心中燃起一丝希望。

    又与傅长生聊了会,直至后半夜江横这才从傅老爷子依旧亢奋的话头中抽身。

    也没有回家,而是继续回到傅家宝库的那间小院之内,旁边有一间隔间,江横倒头就睡,一夜的厮杀身体上倒是在黑色圆球的反馈之下无碍,就是精神有些许疲惫。

    一整晚也没有做梦,直接睡到第二日正午时分才起来,里屋刚有动作外头就传来一声敲门声。紧接着就见一婢女推门而入,随之的则是鱼贯而入的数十名婢女,这些婢女为首的端着洗漱用品,还有捧着一套衣裳的,以及身后的都是端着一个个食盒。

    这....

    见此江横一阵苦笑也没有拒绝任由这些个婢女忙碌着,在婢女的伺候下洗漱了一番,又穿上送来的新衣裳,昨晚江横那一套可以说除了下半身还有一些残破布料挂着,当真可以说的上衣不蔽体了。

    接着就是一顿大快朵颐,似乎特意做的,这些吃食里以牛肉居多,还有一些酒水和糕点水果之类,味道很是不错,比起江府的厨子要好上太多了。

    酒足饭饱,丫鬟们收拾好便悉数退去,而这时傅老爷子也好像是掐着点过来。

    “怎么样昨晚睡的可还舒服?”

    傅老爷子一脸的喜笑颜开,心情大好。

    “拖老爷子的福,晚辈可是舒服的紧。”江横笑着回应,之后便静等着老爷子开口,知道老爷子应该是有话说。

    傅长生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看了看江横,旋即又是满意的点点头。

    “昨夜的事,老夫已经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