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追杀(1/2)

    此时红绸的头颅再次恢复如初,不过她并非将头发也一并重塑,为了以防被纠缠,她须尽可能的节省体内血气储备。

    红绸现在对自己的感觉不是很自信了,之前对那位强大的射箭者就出现偏差。而眼前这老头虽看起来气血衰败甚至还不如一品武者,气息也好似寻常的老头,但这大半夜的这么一个老头就这么拦在自己面前,怎么说都有古怪。

    看了看眼前的老头,根本没搭腔,直接转身一扭,数十根红色触须如同潮水一般袭向傅长生。

    而身形则是完全不顾身形的扭曲飞速朝另外一侧房檐飞射而去。

    “攰级阴煞!哈哈!来得好!”

    傅长生见无数触须袭来,上头能明显感觉到十分浓烈的阴煞之气。

    刚刚红绸在面对江横时也是以阴煞之气让自己的攻击更具有攻击性,可面对江横时,就连那般浓烈的阴煞之气凝成的毒气都无用,更别提那些始终附着在触须上的阴煞之气了,往往击打在江横体魄之上都如泥牛入海翻不起丝毫波浪。

    当然红绸怎么也想不到,江横体内有一个能够吸收内气以及阴煞之气的黑色圆球。

    而这等阴煞之气尤其是攰级的阴煞之气对于内练武者而言,则威力十足。

    见此傅长生不退反进,仰头长啸。

    “来得好!”

    瘦弱如枯枝的腐朽手掌轻轻一扣,刀刃瞬间出鞘飞至半空,傅长生一跃而起将其握在手中。

    “沧浪之水犹如海~”

    仅仅一瞬,顿时一股磅礴内气在飞速凝实,犹如大浪蓄势,一浪叠一浪!

    长刀在这一刻爆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傅长生举刀面色潮红。

    “斩!”

    微风好似变弱了许多,可下一刻一股狂风呼啸,以傅长生所在之处开始,房檐之上的瓦砾瞬间被绞成碎片,无数的内气凝实的刀气密密麻麻的席卷而去。

    猩红触须起初还能在刀气风暴中艰难前行,而后阴煞之气被层层刀气破开,最后血水漫天。

    刀气依旧朝红绸狂卷而来,房檐无数的瓦砾尽皆化为碎片,红绸见此心中微惊,并未惊慌,身形一抖,裙摆之下又是数十条触须窜出,不过这次触须被一层白色骨刺层层包裹,如同一条条白色骨节在飞速抽打。

    红绸四肢并用却是直接改变了方向径直朝眼前的老头飞扑而去。

    这一刀的威力她能清晰感受出来。有武道宗师的水准,可又不像,因为这道刀气太过分散!

    武道宗师往往不会使用如此华而不实的招式,威力弱不少,太过消耗自身罡气。

    且这根本不如武道宗师的罡气,弱!弱太多了!

    “老东西,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在下边碰了一鼻子灰的红绸此时发了疯一样朝傅老爷子扑去,重重而来的刀气在白骨触须之下悉数被挡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十步!

    五步!

    三步!

    只要再前进三步便可直接暴起用她的触须袭杀眼前的老头!

    可忽的,红绸面色剧变,慌忙往侧一滚,嘭!

    一道魁梧的身形直接冲上方俯冲而下砸穿屋顶,震动使得整个屋子一阵摇晃。

    红绸直接滚落房檐,还未落地,触须连用,快速卷向临近的借力点朝外飞速荡去。

    傅长生捋须轻轻落在房檐之上,一脸的云淡风轻,出尘之意更为明显,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位老神仙。

    可微微有些发颤的双腿却完全暴露了此时他的真实内心。

    傅长生也是郁闷的很,他不过是想出手一击宰了这潜入傅家的贼人,好家伙,没想到直接就是堪比宗师的攰级阴煞!

    现在这颗脆弱的老心脏还是砰砰直跳。

    轰!

    房门直接被撞碎,木屑横飞,一道魁梧的身形猛然一跃,直接朝远处逃遁的红色身影杀去。

    望着刚猛霸道的江横,傅长生微微叹息:“不服老是不行了,靠着老爹的刀发挥出的刀气总归与宗师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不过....现在攰级阴煞都来做窃贼了吗?“

    江横现在怒火迸发,钢铁之躯直接无视沿途一切阻拦的事物,围墙直接被撞碎,轰鸣之声不断。

    此时整个傅家早就已经喧哗起来,无数人点亮烛火出来查看起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已经在各处响起。

    红绸先前直接进入了傅家的腹地,此时出去也需花费不少时间。

    一些傅家客卿看到迎面而来的红色魅影都是陡然一惊,情急反应之下都是下意识的拔刀相向。

    “都给我滚!!!”

    而更远处则远远传来江横的暴喝,一众客卿还未反应过来,一根根红色触须便以将其悉数洞穿,血水也随之抽走,继续向外飞跃而去。

    期间甚至连两三息都不到。红绸的面色红润了几分侧头用狭长而姣好的眸子瞥了江横一眼,带着些许讥讽。

    江横暗骂,对方速度实在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