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大楚战事(1/2)

    武当掌教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得意的看着场上的吴然,笑着与身边的老头吹嘘着:“然儿悟性极好。我武当祖师的《无根树二十四旨》内家功夫可以说是早已融会贯通。练气为丹。太极拳与八卦掌之精粹更是可叫板师叔一辈。哈哈哈。”夫子则是在边上一脸的不以为意。

    魏幼象将魏家玄功高速运转。点出两指,剑意呼啸,杀字诀将剑气染红。吴然一剑向前。剑气相接,周身尘土飞扬。两人僵持。吴然身后八卦隐现,左手抬起。八卦掌一击而出。魏幼象闪过,翻身腾空至上而下两指点出。吴然一跃闪开。两人僵持二十回合。剑气弥漫整个战场。

    平安城守军抽调一万精兵。蛮家弟子军高手一千。太清观山下将楚王的三千近卫对峙。三千近卫之首拔旗将军李江宗是楚王亲信。修为极为深厚。天下剑客芸芸,李江宗号称三剑安王朝。他的剑很快。江湖只知道他有三招,没有人看见过他出第四剑。李江宗见来人一万众。先礼敬平阳候:“见过平阳候。不知大驾太清观何事?可有王上的调军手谕?”

    平阳侯玩味的看着李江宗说道:“李江宗,我,就是调军手谕,我既言出,那法就得随着。怎么,小小的近卫军拔旗将军要挡我楚立业的铁骑?”

    李江宗笑道:“您这是要造您兄长楚王的反呐。”

    平阳候昂头眯眼看着李江宗说道:“李将军,你可别乱扣帽子。我接到消息。三千近卫谋反,你李江宗就是带头大哥,今日,我就是来救驾的。三千近卫听令,若是放下武器,宽大处理。若是执迷不悟跟着这李江宗造反。以谋逆论处。”

    李江宗仰天长笑:“少费口舌,战士死沙场,君王死社稷。今日我麾下男儿,你若劝降得了一个,我李江宗自行了断。”

    平阳候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策马前来,刀行至,崩山碎石。李江宗剑未出窍,一跃而起徒手接刀,一手拍开大刀,一手直接拍在了平阳候的胸口。平阳侯一招不敌横飞出去,李江宗的速度非常快,一个瞬身追至倒飞而去的平阳候,一拳击出,拳至腾身,落地。

    李江宗谈谈的说了一句:“我不杀你。但是今日,胆敢上前一步者,必死于剑下。”

    平阳候抹去了口中血迹说道:“你敢伤我。真是不分尊卑。”平阳侯大手一挥继续说道:“杀了李江宗,重重赏!”一万铁骑应声:“杀!”

    李江宗大呼一声:“死守太清观。”两军交锋。飞沙走石遮天蔽日。战况惨烈。

    魏幼象剑气所指,劲力难伤吴然分毫。吴然太极化劲,立于不败之地。魏幼象渐渐露出破绽。吴然占得上风,渐入佳境。来回几手,吴然剑指魏敬道肩头:“你输了。招式混乱。如同孩童一般。”

    魏幼象轻佻的看着吴然,左手两指夹住长剑。往后一拉,压剑。右手一弹。剑身震动,吴然虎口一麻差点长剑脱手。魏幼象一拳起,吴然连忙一拳击出。两拳向对。魏幼象《通天》神功运行至极限。魏幼象逼吴然出手硬接一拳。此拳魏幼象暗劲八重,难以化解。“八荒,破!”两拳相接魏幼象内劲刚纯。暗劲八重。吴然横飞出去。

    魏幼象拿起吴然脱手长剑,双指轻抚,全身金光大盛“杀,字,诀!千军破!”长剑周身劲力实质,隐隐金剑之上,一个将字赫然在目。魏幼象剑扫八荒,大开大合,吴然八卦掌不断化去剑劲。魏幼象剑招越来越密集。剑上的金色虚影慢慢的掺杂了丝丝煞气。

    吴然慢慢招架不住。左手捏印脚下阴阳图隐现,右手手印打出。天地变色。漫天剑气向魏幼象飞去。吴然双手按在地上阴阳阵图中:“奇偶。”魏幼象深陷混沌。漫天剑气不断攻击。魏幼象疲于应付数十手来回。魏幼象身中多道剑气。浑身多处伤口。吴然一掌击来。八卦一掌。魏幼象倒飞而出。重伤倒地。万千剑气追随。由上刺下,重重击下。

    吴然立于战场鄙夷天下的眼神扫过魏幼象。千钧一发之即,魏幼象煞气破体而出与周身金光融合。剑气四散。魏幼象从剑气中杀了出来,速度极快。将字剑暗金色煞气笼罩。魏幼象举起将字剑,一剑由上至下劈下。吴然双手接住。脚下阴阳图大盛。两人僵持良久,不断的消耗内劲。至最后一丝力尽。两人几乎只是剑搭着手而已。

    最后两人不得不同时撤手。两人早已虚弱不堪。吴然天才一生,在武当几乎没有经历过如此消耗的大战。更未经历过生死战。而魏幼象早已是生死门外的流浪汉。裁判准备说平手时。魏幼象动了一步一步的缓步踉跄而来。此时吴然却动弹不得。吴然百思不得其解。魏幼象竟然还能动!魏幼象挣扎至吴然身前,抬手一拳无力击出,吴然应声倒地。。。

    “魏幼象,胜!”

    “王上,平阳候领兵平安城守军一万,已在太清观山下与近卫军厮杀以来。平阳候手上还有一千蛮家弟子。实力不容小觑。怕是三千近卫凶多吉少。请王上示下。”

    楚王坐在书案,打开剑匣。剑匣内一把剑平躺。这就是天下第一名剑。天子剑。天子剑原本是前朝天子所铸。江山气势尽藏于天子剑中。在大周朝廷起兵之时。为楚家祖先所得。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