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暗流涌动(1/2)

    ( )        “太清观陈敬道。胜。”张明洞同样激动不已。四面台潮水般的掌声涌动。老天师笑呵呵的摸着白色的胡子。夫子推搡着恭维,傲视群雄不可一世的看着一旁闷不作声的武当老对手。陈敬道打了个哈欠就缓缓的往场外走去。魏幼象在场外等着呢,陈敬道一出来,魏幼象就凑了上去:“嗨,兄弟,深藏不露啊。”

    陈敬道看着魏幼象,关键时候不醒过来。。。现在打完了,醒了。根本懒的理他,直接走过魏幼象身边轻轻的说了一个滚字。

    竹海后院,微风鸟飞有微香。老天师在前道袍飘飘负手而立,夫子在后春风得意。老天师看竹节挺拔,回头看了一眼春风得意的夫子说道:“夺天地造化而世代寿不过三十,那位还没醒,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带走敬道,一个如古栈道和荆直关一般屠宰人间灵气的第三大阵就要出世了,陈家的

    第三道阵出世,他也就应该醒了。陈家消失了几百年了,还是出现了。”

    夫子又是一脸茫然,这徒儿今天是要彻底的翻天了吗。这听了老天师的话,他才幡然大悟,尽知此事原委:“掌门师兄,那您看。”

    老天师回头看向夫子说道:“敬道心性纯良。他那祖宗逆天而行,布邪阵屠戮人间,与他自然无关。此战以后,怕是他身不由己。但这他人命数,我们也没法子更改。尽量保护敬道,让他自己能有做出正确决定的空间吧。”

    夫子本以为捡了个宝。。。这没曾想到是,这宝贝捡的如此尴尬。。。苦涩不堪。

    老天师眯着眼睛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些竹子,轻轻抚摸:“大争之世,各路豪杰尽出。怕是,这次太清观,也会被卷在这漫天烟尘的江湖中吧,天下棋局,人呐,哪甘愿为棋子。”

    魏幼象回到了道舍,看着在书案上的陈敬道说道:“本届最大黑马,陈敬道。”

    陈敬道放下了书,缓缓抬头看着魏幼象,喝了口茶,开口道:“魏辞,我就帮你到这儿了。接下来是你自己的事儿,你自求多福,我帮你祈祷。”

    “我是个病号,你再帮我撑两场呗。”魏幼象嘿嘿嘿的笑着,不要脸的看着陈敬道。

    “得,干脆我夺魁,您去藏书阁。”陈敬道一脸若有所思的认真的看向魏幼象。

    “别介啊,这不是麻烦您了嘛,我上,我上行了吧。”魏幼象只好认怂。。。

    届试会场报出了下场上场的选手,魏辞对阵武当吴然。

    魏幼象。。。这一上来就这么个人物。。。不轻松啊。

    “武当,吴然。”吴然的道袍与太清观的道袍不同,颜色更深一些。英俊潇洒。林掌教亲传弟子,武功内劲道法玄功皆为上流。可谓人中龙凤。

    “太清观小道徒,魏辞。”

    吴然叹了口气说:“怎么,陈敬道呢。”

    魏幼象笑道:“此战以后,不再需要他出手了。”

    “那真是可惜,我还以为我的对手是陈敬道呢。魏辞,名声江湖,可终究不入流,太差。”吴然有些失望。

    魏幼象呵呵一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魏幼象纵身一跃,一拳击出。

    吴然动作缓慢,缓缓的撑起太极的起手式。

    大争之世,英雄辈出。天才赶考,这一世,他们都会交上怎样的答卷。

    楚王对这场对阵并不感兴趣。在自己的道舍内擦拭着自己的剑匣,书案前。站着一个黑影,楚王开口:“建安老五动了嘛?”

    黑影恭敬的答道:“回王上。建安候已经将王宫大臣与宫廷近卫控制。平安郡守将听令秘密抽调守城军围剿太清观王上山下近卫。王上的虎狼军。。。已经叛变。已经在秘密赶往太清观进山要地,据守函谷关,怕网上的其余部难过函谷关。建安候的秘密部队一部协助虎狼军伏击,二部三部情况不明,据推测,是送建安候于王宫登基。”

    “这次远赴太清观,倒是有些收获,所有参与动乱人员悉数记下。寡人,要拔了这些心头刺。”楚王将剑匣放好。写下密令交给黑影人。并交代道:“王宫幼小女眷都安排好了吗。”

    黑影人恭敬道:“王上一出城,便已经安排妥当。”

    “下去吧。”

    楚妙因看着房中墙上的紫气东来倒骑牛图怔怔出神,如有所思。还是要开战了吗。。。明知道大军即将围困太清观,几封书信到边关,皆无回音。怕是真的要变天了。这深宫庙堂事她终究还是做不了任何改变。最后她只是密令牧群馆的高手至太清观山下保护王上安危。面对军队。牧群馆的高手什么也做不了。

    建安候府这几日络绎不绝。人声鼎沸。来往的将军,大臣,士族皆与在军师的会客厅领命。动作有些猖狂。建安候在后院浇花,身后是平阳候和亲信王一山。平阳候在外头脾气暴虐,但在哥哥面前却一副人畜无害的可爱模样。建安候开口道:“咱们这位王上没有表面上这么无能,王一山,交代下面的人,做事要谨慎,这次谋事,败则粉身碎骨啊。”

    王一山恭敬说道:“所有部队已准备就绪。此次,王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