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天下英雄赶考(1/2)

    ( )        雁过白云下,林深漫妙音。太清观每日诵经时候,陈敬道最喜欢躲在房顶上睡觉,听着诵经声,睡觉特别舒服。今日阳光正好。陈敬道睡得正香,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杀气如泰山一般真实存在,他警觉的一跃而起。果然,夫子也站在屋顶正看着他呢。

    陈敬道看到是夫子,比刚才的杀气更令人害怕,连忙恭敬作揖:“弟子陈敬道给师傅请安问好。”

    夫子看都懒得看他说道:“你还有心思睡觉。这次届试楚王要来太清观观礼。楚王还是小公子的时候欲拜我为师。我没收他。这次他来,若是看到我收的弟子连三十二强都进不了,为师的脸面该往哪里放!敬道。”

    陈敬道尴尬的摸了摸头,苦笑了一声。头低着不敢直视夫子炽热的眼神。。。

    夫子又说道:“我的老对手武当林掌教的高徒这次也会来。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进三十二强。起码让他们见到你吧?哎,都怪我当年太耀眼了。这次轮到他们来嘲笑我了。老杂毛,都一百二十岁了还不消停。庸俗!”

    陈敬道小声的说道:“师傅,您也知道初试是二人一组。也没人愿意跟我一组啊。”

    夫子吹胡子瞪眼差点就出手了:“你傻啊,找个山外来比试的小子,故作高深骗一个不就行了,眼睛给我放亮点,找个厉害点的。”夫子想了会继续说道:“也不要太出风头的。嗯。。。看什么看,给我抓紧准备。”

    陈敬道很无奈的把边上的梯子放下去。慢慢的爬了下去,这时候夫子从他身边潇洒的脚点绿叶几步就不见了踪影,经过陈敬道身边,看着他在用梯子的憨样。明显就很不悦的一声冷哼。。。

    陈敬道一脸尴尬。。。

    这次太清观届试,高手云集,几乎所有能人才俊都会参加,争取太清观禁地的修行机会。也长长见识。老家伙们十分的热衷和期待,很多人年轻的时候做过太清观的学生。自己的徒弟回太清观长脸,那可是老家伙们的趣事。互相打趣的资本。

    这次太清观天师高徒蒋太一,一身太清观正宗的青天诀境界极高。司马家传人司马无,可洞悉先机事事先,一身修为惊人。武当青年俊才第一人,掌教高徒吴然,是武当道法玄妙集大成者。镇北王之子展凉,一身的横练功夫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杀气极重。这四位,是这届夺冠的热门。

    对这些老头来说,弟子能进前八的就不算丢人了。若是能进前三那可真是长了脸了。是终于可以傲视这帮老头,做笑看人生的赢家。这前五名都是各大家族势力争抢的对象。大楚国王宫深处会直接派人送上封官函文。主要呢,是老头子们太无聊了。。。漫长人生多寂寥,高处更是不胜寒。

    陈敬道看着太清观正殿苦笑道:“英雄赶考,不知这次谁能交上满意的答卷呢。”风轻撩拂动他的衣摆。

    “干嘛,你想出风头?想都别想,别忘了家规。”陈敬道的父亲如夫子一般突然出现在陈敬道的身后。

    “爹,您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说完,陈敬道摆了摆手自顾自的扫地去了。

    大赛将近,太清观的弟子纷纷开始收拾床位,打扫空的房舍。所有弟子合并了房舍,腾出位置给即将到来的客人。

    魏幼象还是没醒。。。陈敬道把了魏幼象的脉象。算了一卦,魏幼象近日会醒,却不知具体时日。陈敬道叹了口气:“魏辞,你真是个麻烦。”魏幼象错过了报名,就会失去这次机会。而他才是最需要去太清观禁地修行的人。魏幼象这种身体情况,或许不知道哪天魏幼象就得被煞气侵蚀嗝屁。不过煞气的压力之下,魏幼象修为倒是不断的被迫提高。

    太清观的客人越来越多,山门倒是开始变得热闹,也不再像往日那样超然的遥不可及。每日都能听到几个老头子爽朗的笑声。。。

    赶考的英雄们纷纷上路。报考处人声鼎沸,老天师和夫子轮流在门前迎客。

    “王上,已经到太清观山下了。”内管恭声请示。

    楚王的声音从轿厢内传来:“三千近卫军山下驻扎,神机卫五近将跟我上山。”说罢,楚王走出轿厢身后三千禁卫军单膝跪地,阵势浩大。尽显王者之气。

    楚王缓缓步行上山,观云海翻腾遥想当年。楚王与建安候之争就始于太清观届试。自古王家公子太清观学习,皆不参与届试,而他们那一届,两位大宝的最强争夺者,在届试场大打出手。最后胜负难分,都动了杀机,才被夫子拦下。神机卫五近将五位都是顶尖的高手。五人皆持名剑。上搅天地风云,下捣四海江湖。

    楚王山门外见夫子迎宾客即作揖道:“学生楚荡怀,拜师老师。不知老师近来可好。”

    夫子很开心:“楚王不必多礼,快里面请,这么久没见,老天师还等着你呢。”

    陈敬道看着魏幼象还躺床上,被脉象已经正常如初了。人却迟迟未醒。届试都开始报名了。

    “魏辞啊魏辞,你还真是大爷的命。小的给你挺两场,你要不快点醒,我就真帮不了你了。”

    夫子找了个空挡抓住陈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